二十岁 逼自己演讲_演讲_文章资讯 - 今晚网卫嘴子-讲述天津人的故事
讲诉天津人的故事
今晚网 > 卫嘴子 >  公开课 > 演讲 > 正文

二十岁 逼自己演讲

演讲 孙国轩
2017年09月14日22:13
1774

周末闲暇,和家人坐着漫无目的地切换着电视频道,无意间又看到了电影频道的影片《中国合伙人》,这已经是断断续续看的第五遍。即便是奥斯卡经典,本来也早该厌倦,可是看到邓超在美国怀才不遇无奈回国,被以海归精英身份请到成东青英语补习班上演讲留学签证内容时,却茫然失措,尴尬离场。因为他有演讲恐惧症,别看他时刻潇洒自信、雷厉风行,一副青年才俊模样。离场后的邓超愤懑不已,埋怨好哥们儿、补习班校长成东青、王阳事先不和他商量,此时三人心里已经产生隔阂。其实他的演讲恐惧症源自在美国期间饱受歧视、信心被摧残带来的自卑阴影和自我设限。但他不愿服输,还是用表面的自信不羁掩饰着不堪回首遭遇带来的内心不安,直到最后新梦想面临是否上市抉择时才说破,我分明看到曾经那个舍我其谁、锐不可当的终于回来了,那一刻我也觉得有些热血沸腾。

2c310003cd55745f0874.jpg

演讲恐惧症是否可怕甚而可耻?孟晓骏从正反两面给了我们答案。他演讲失败,即刻向校长宣布转为一对一培训,结果人满为患、效果惊人,也成了那个为学生尊敬的孟老师;他耿耿于怀在美国备受的歧视和演讲台上的出丑,有些恼羞成怒、喧宾夺主,甚至有取代校长成东青主导新梦想发展的势头,三人友谊濒临破裂。

演讲恐惧症的缘由各有出处,孟晓骏的经历与我不同,却使我想起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演讲。那时候还没听说过这个词,只是称为怯场。我就是那种宁愿写下万言也畏惧说出一字的胆小鬼,于是直到二十岁,在周围人多年的质疑和怂恿下,我决定洗心革面,参加了学院的新生演讲。迈出那一步,亢奋火热,我面对人头攒动,总算没有头脑空白,声音颤抖说完了观点,结束后一个人冲到了无人的校园一角,激动得热泪盈眶,“我做到了!做到了!做到了!”后来在社团、在工作场合,我好像开了挂,自觉一次比一次流畅,到现在即便面对一向严肃得不近人情的领导,也毫无压力。然而,当我停下来、静下来思考,我这么做真的对吗?我总是在不停提醒自己要胆大,要敢说,你看那谁谁谁能说会道、风姿飒飒、被众人挂在嘴边,被领导看在眼里,好不风光,我怎么还是个畏首畏尾、和孤独作伴的鲁瑟尔?怎么就这么不争气,你他么能有什么出息?每当为此自责,我不禁想起曾经在公众场合说的话,表达的观点,觉得一切都是bullshit,我挣扎着,简直开始怀疑人生,事后却又要强装淡定,告诉自己“你可以”。

面对演讲恐惧症,可以不服输,却不能钻牛角尖,假若你本身不喜欢,强扭的瓜终究不甜。我一度在想那些我的同类是怎么做的,我需要一个参照。后来和其他大学的一个学生的偶然谈话中,他说我是一个思想丰富的人,虽然我说的少,但从我所说可看得出我想了很多。我不知道他怎么看出来的,却轻易相信了,我急需肯定,终于如愿以偿,却有些飘飘然。可能一个人的自卑、演讲恐惧症,只是因为缺了那不期而遇但来得并不及时的肯定、认可、鼓励?我一度沾沾自喜,不曾想我也是个有思想、内心世界丰富的人,多么值得自恋的一件事情。那些自卑的曾经、失意的困扰有什么关系,都滚远点吧。日复一日,我习惯沉浸于自我陶醉,书丢了数年,脑子自动拒绝考虑太多,到后来某一时刻某一场合,我再次回顾过往,内心不再那么坦然、怅然若失,甚至如当年迷失于演讲恐惧症那般担忧、自责,我一开口,苍白浅薄,再度成了bullshit。

几度迷失,回不去的不必患得患失,只去看破曾经的折腾昭示当下:夸夸其谈可耻,真知灼见可贵;虽讷于言,须敏于行。

二十岁,逼自己演讲,不若逼自己思考。



回到顶部